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日本动漫

PSV“最后的守护者”,今后也[女神异闻录圣洁之魂]

作者:元文昂 时间:2022-07-07 09:04:08 阅读数:87 人阅读

原标题:

PSV“最后的守护者”,今后也会继续守护它

本文关键词:女神异闻录圣洁之魂

注意:本文可能会以一些夸张的说法、狂妄的语气来描述,请各位不要太过认真,这是剧情需要。

从索尼互动娱乐宣布PSV停产的那个时候起,我就一直觉得是我害死了PSV。特别是当我看到我收藏的这些游戏时,我更加确信了这一点。

——猫村ノ村長

PSV“最后的守护者”,今后也会继续守护它

众所周知(范围是2018年2月之前的VGtime用户),VGtime曝光度No.1的大力给我起了一个外号,英文全名叫 The Last Guradian of PlayStation Vita,翻译过来就是“PSV最后的守护者”。

正如他说的那样,我特别热爱PSV,凡是多平台的游戏,只要不是工作需要,我必定买PSV版,不管是上班还是外出,身上背的包里必定揣着一台PSV。

后来,这个外号变成了“PSV守墓人”,因为PSV开始逐渐停产了。

而到了2019年2月19日,也就是今天,当我看到这篇最后通牒之后,我知道这个墓,恐怕也守不了多久了。

PSV大作云集之时,被我放在一边吃灰

回想一下PSV发售初期,虽说阵容比不上主机那么强大,但还是有《神秘海域》《传说》《忍者龙剑传》《女神异闻录》《使命召唤》等名作的后续作品登陆这个平台。当时我还在读大学,在PSV发售之际,不少3DS群内的朋友看到首发几个月的阵容之后都兴奋不已,入手了这台和当时的PSP和3DS相比丑到爆炸,大小也很难塞进口袋的臃肿“掌机”。

相比他们近乎狂热的态度,我就显得非常冷漠了。反正这些作品我都没在掌机上玩到过,唯一有掌机作品的《传说》系列,这两款作品(《心灵传说R》《圣洁传说R》)还是从NDS上移植的,相比之下同期的3DS还有《怪物猎人3G》的体验版可玩,我完全没有打开PSV的理由。

至于那个免费的《Welcome Park》嘛……和3DS的Mii广场相比,还差远了。

PSV“最后的守护者”,今后也会继续守护它

在玩了两个纳入我神作列表的游戏《重力异想世界》和《忍道2 散华》之后,PSV就开始了他长达2年左右的吃灰时间。

看到这里,可能会有人觉得奇怪,既然这么喜欢PSV,为什么会让他吃灰,这和“PSV最后的守护者”人设完全不符啊。其实并不奇怪,因为那个时候PSV的游戏阵容还不需要我“守护”。

PSV“最后的守护者”,今后也会继续守护它

真正让我坚定走PSV路线,10年不动摇的,是以《灵魂献祭》为首的那些“共斗”游戏。

PSV最渣共斗游戏,让我交到了很多朋友

当年《灵魂献祭》残忍又颇具哲理的设定让包括我在内的许多PSV玩家都爱上了这款游戏。仅仅是一个体验版,就让不少玩家磕破脑袋也想玩到。

《灵魂献祭》体验版只有日服才有,但PSV又是单账号的机器,在不花大价钱买一张新的储存卡的情况下,想要在港服账号绑定机器的情况下玩体验版需要格式化换服。

我为了玩上体验版,舍弃了已经《忍道2 散华》和《重力异想世界》的存档,加入了日服,一直持续到了现在。

PSV“最后的守护者”,今后也会继续守护它

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款游戏,让我接触了PSV上最渣的“共斗游戏”,认识了不少朋友。

本月,各服PS+会员放出的最后一波PSV免费游戏中,有《寂静岭:记忆之书》。它可能是《寂静岭》系列中评价最差,最让人大跌眼镜的另类作品,我却意外地闯入了一个以游戏标题为名的群,与一群同样一边骂网络服务差,一边“真香”的网友共同勇下100层。

这是一个地牢类游戏,关卡具有随机性,记得运气不佳的我随机到了一层房间内怪物全都是三角头的楼层,进门就被围殴致死,是拿着特典兔子的马克兔、带着手持喷火枪的基波把我救下。

PSV“最后的守护者”,今后也会继续守护它

正当我庆幸自己快要过关的时候,我们掉线了……当时我的怒吼声差点惊动在隔壁房间看电视的爸妈。

因为谜一般联网质量,我们常常为了刷到4个人才能解锁的联机技能奖杯而整晚尝试联机,最后带着满腔的愤怒和失望睡觉,但这段经历对于我来说是难以替代的。

玩过这样的游戏之后,PSV上各种各样的奇葩游戏都成了我的菜。

我越来越爱PSV了,这大概就是它的死因

共斗游戏火热的日子也是PSV的辉煌时刻,但没有持续很长时间,当《灵魂献祭》不再推出续作,《自由战争》遭遇滑铁卢,《噬神者2:狂怒爆裂》的剩余价值被榨干之后,朋友们渐渐开始远离PSV。此时PSV的“大作”已经不多,出现了以往难以想象的场面。

最先放弃PSV的是索尼互动娱乐自己,第一方作品销声匿迹,只有第三方来补充游戏阵容。

后来,PSV的独占作品越来越少,不少日式游戏作品都是在制作PS4版的时候顺带出PSV版,于是坐拥双机的人们很自然的放弃了PSV版。

再到后来,不仅是早已放弃PSV的欧美厂商,连日式游戏的大厂们渐渐不将自己的作品放到PSV上。那段时间里,原本在“物产丰富”PSP时代,对于玩家们来说只能算是饭后甜点的日本Falcom游戏,不知不觉已经成为了为数不多愿意将自己的王牌作品——《轨迹》和《伊苏》系列放上PSV的厂商。

万代的《传说》系列新作呢?Square Enix的《最终幻想》呢?世嘉的《战场女武神》呢?在PSP时代末期,还有《幻想传说X换装迷宫》《最终幻想 零式》《战场女武神3》这类能震慑全场的日式大作,到了PSV这里,这些响当当的作品最后都与它无缘了。

如果和前辈PSP相比,PSV此时已经是一个残破的王国,它的城池——美国、欧洲已经失守,只剩亚洲还在负隅顽抗、苟延残喘。但此时国王从首都日本发来了下一个令人绝望的命令,放弃除了首都之外的所有国土。在此之后,凡是中文化作品,就算是PS4/PSV双平台,中文版也可能不出PSV版,比如以前的《无夜国度2》《深夜廻》,最近的《凯瑟琳 Full Body》。

到了这个时间点,我周围所有拥有过PSV的朋友,除了那些等着玩会员免费游戏的之外,真的只剩我一人还在坚持了。

PSV“最后的守护者”,今后也会继续守护它

明明已经到了令人绝望的境地,我却越来越喜欢PSV了。在欧美完全放弃PSV,中文市场也渐渐不见它身影的时候,还有那些我不说或许根本没人知道的游戏在默默地发光发热,比如《万亿魔坏神》《死印》《影牢:另一个公主》。我一边玩得不亦乐乎,一边对说PSV已死的玩家们嗤之以鼻,心中暗骂:

没有玩到这些神作,都是你们这些渣渣的损失。

在文章最开头的时候我说过,我觉得PSV是我害死的。如果换个角度思考,再结合我文中所述的两段经历的话,你们会发现这句话其实并没有错——一台被我这个如此热爱冷门游戏却又不玩大作人奉为神机的主机,怎么可能活得久呢?

尽管最后的PSV也将要停产,我依然会坚守之前说过的话,要坚定走PSV路线10年不动摇,现在距离2021年还有2年多的时间,这也是我还能继续“守护”它的时间吧。

你们无需痛诉PSV这短命掌机,也无需为它感到惋惜,只需将它放在记忆一角,等待遗忘。在这2年里,我还会继续寻找PSV的遗产,将它们作为陪葬品一起埋入棺材。如果有哪一天你又记起了PSV,想要瞻仰它的遗容,你双手拨开的那抔黄土,一定是我埋下的。

女神异闻录圣洁之魂

;

本站所有文章、数据、图片均来自互联网,一切版权均归源网站或源作者所有。

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删除。邮箱:2780053831@qq.com